麻豆传媒全集目录

“零星,你先出去,我和你姐夫很快就會去找你的。”

李南方還沒說什麼,段香凝就柔聲說話瞭。

“香凝姐——”

段零星抬頭看著她,剛要說什麼,卻看到她抬起右手食指,勾瞭下。

段零星猶豫瞭下,快步走過去後,怒目看著李明都,訓斥道:“你們傢老大都說讓我們走瞭,你怎麼還拿著刀子舞舞紮紮的?”

其實根本不用她提醒,李明都也看出老爺子要原諒來犯者瞭。

按說他該放下軍刀,追隨沈存冒一起外出才對。

可沈明清卻點名道姓的讓他留下——沈傢老爺子獨自面對來犯者,確實需要忠心的護衛保護。

但不知道怎麼回事,李明都卻有瞭說不出的危機感,就好像他以後再也見不到太陽從東方升起瞭。

這種莫名的危機感,促使他必須得尋求到安全感。

沈傢父子是讓他清晰感受到危機的來源,當然不能再依靠他們瞭,唯有迅速找到新的靠山。

這個靠山,就是段香凝。

李明都覺得,隻要他能控制住段香凝,真要有不利於他的事發生,他完全可以挾持她、甚至挾持沈明清來逃出去。

忠於漢城沈傢的前提,是自己的生命不能受到威脅。

李明都的預感沒錯。

在他踏進七號房內,看到漢城沈傢小公主故意刺激李南方玩兒,以及神龍的屍體後,沈傢父子就沒打算讓他活著上去。

這也有力證明瞭“知道的越多,就死的越快”這句話,確實是金玉良言。

既然李明都已經做好瞭為逃命,就連沈明清都敢挾持的準備瞭,又怎麼會在意段零星的呵斥,放開段香凝呢?

他隻是冷冷揚瞭下眉梢,不但沒有絲毫的放松,反而抓著軍刀的右手手背上,青筋繃的更緊瞭。

“讓你松開我姐,你耳朵聾瞭嗎?”

段零星再次一瞪眼時,段香凝卻伸手牽起她的手,微笑著說:“別和一條走狗生氣。來,我和你說幾句悄悄話。”

看著臉色平靜的段香凝,不知道怎麼回事,段零星小鼻子忽然酸瞭下,微微低頭走到瞭她身邊。

段香凝嘴巴貼在她耳朵上,輕聲問道:“零星,你是不是喜歡他瞭?”

“他?他、他是誰?”

段零星心兒一顫,想抬頭,卻又不敢。

段香凝沒理會她的裝傻賣呆,依舊用姐妹倆人才能聽到的耳語:“零星,你喜歡他就去大膽的追求他。

無論他身邊有多少美女環繞,又有多大的困難,隻要你能喜歡她。

我們女人,能來這個世界上走一遭,是很不容易的。

尤其是大理段氏傢的女兒,在別人看來是枝頭上的鳳凰。

可我們自己卻很清楚,我們其實都是在傢族利益需要去犧牲時,會毫不猶豫推出來的犧牲品。

隻是很可惜的,無論是你,還是我,以前都沒深刻意識到這一點,所以才會拼命的去證明自己,是對傢裡有用的。

這次漢城之行,對你我來說,最大的收獲,就是看清瞭我們到底該怎麼活下去。

我們,就是我們。

我們可以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,但絕不能為瞭利益,去犧牲。

更何況,我們已經付出過,犧牲過瞭,那麼僥幸活下來後,就沒必要再付出瞭。

沒有誰有權利,讓我們為瞭利益總是付出的。

父母也不行。

所以,零星你要聽姐的話,如果喜歡他,就去大膽的追求他——我們女人的一生,其實就像我們的青春那樣,是相當短暫的。

如果不在年輕時,為瞭自己的終身幸福去拼一把,而是被那些世俗理念所羈絆,那麼這輩子就白活瞭。

零星,我是沒機會瞭。

你有。

就算、就算你來代替我,去真心的愛他吧。”

段香凝說瞭很多。

足足說瞭五分鐘。

段零星低頭默默地聽著,始終沒有說話。

“去吧。無論如何,我們還要為傢裡再做最後一件事。”

段香凝拍瞭拍小妹的胳膊,又替她攏瞭攏鬢角凌亂的發絲。

動作,溫柔的就像個母親。

以至於段零星迷迷糊糊的來到地面上,被已經開始西下的太陽刺瞭下眼睛時,才猛地清醒過來,轉身叫道:“香凝姐!”

她終於醒悟瞭。

段香凝說的那些話,其實是遺言。

她想跑回去問問段香凝,為什麼要有死志。

段傢姐妹的任務接近順利完成,隻要把筆記本送到山後密林的國安下線手裡,一切就大功告成瞭。

她們還清瞭段傢的養育之恩,以後可以自由自在的,過她們想過的生活瞭。

那,段香凝怎麼會主動求死呢?

段零星必須回去問問。

隻是她剛轉身,就被沈存冒攔住:“段小姐,你該走瞭。”

“滾開,我要回去!”

隻想立即看到段香凝,把她帶回來的段零星,嘴裡罵著,抬手就去推沈存冒。

隻是她剛伸手,腦袋就被兩把手槍抵住瞭。

那是藏龍山的護衛。

段零星的脾氣再大,在被兩把手槍給頂住腦門後,都會變得理智很多的。

“你們兩個,要把段小姐安全送過橋。”

著急去監控室的沈存冒,不想和段零星多墨跡什麼,甚至都暫時顧不上被迅速抬下山要送回市區的沈雲在瞭,揮手吩咐瞭下,轉身快步走向瞭監控室那邊。

正如沈明清所說的那樣,那個可怕的楊逍已經走瞭。

可監控室外花叢後面的幾具屍體,卻還躺在那兒。

沈存冒當然不會去管,快步走進監控室內後,一眼就看到瞭那封信。

幾乎是用撲的速度,沈存冒趴在瞭桌子上,抄起瞭信封。

確切的來說,這不是信封,而是監控室內用來記錄什麼所用的信紙。

信封敞著口,沈存冒右手哆嗦瞭幾下,一張信紙就自裡面飄落著瞭桌子上。

像沈明清這個年齡段的人,隻要事業有成的,基本都能寫的一手好字。

沈明清的圓珠筆字,就像他的長相那樣,看上去竟然還有幾分清秀:“存冒,當你看到這封信時,就是我們父子陰陽相隔之時瞭。”

“爸!”

盡管沈存冒在七號房內時,已經知道瞭些什麼,可在看到父親的遺書後,還是立即哀嚎瞭聲,軟軟地癱倒在瞭地上。

他的淚眼模糊中,信紙上的那些字,仿佛變成瞭父親說出來的話,在他耳邊響起:“存冒,不要悲傷。

因為我記得,在楊逍還沒有出現之前,我就告訴過你,我可能活不瞭多久瞭。

我的感覺,或者說我沒有算錯。

沈傢躲避瞭千年之久的煞神,終於找上門來瞭。

萬幸的是,隨著煞神的出現,漢城沈傢遭受千年的詛咒,也會在今天破除。

在我擔任傢主的這一代,能和給沈傢帶來上千年的榮華富貴,也帶來千年詛咒的神龍一起歸西,這絕對天意。”

就在沈明清的聲音,在沈存冒耳邊回蕩時,其實他正在和李南方口述這些:“李南方,無論你是叫李南方,還是叫葉沈,其實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你可能真會成為結束千年浩劫的那個人。”

李南方倚在巨蟒黑漆漆地身子上,看著手指間冒著青煙的香煙,淡淡地問:“你為什麼不把‘可能,真會’這兩個詞去掉?”

“不能去掉。”

沈明清搖頭:“這裡面,存在著太大的變數。依著我的玄門之術,還無法算出你究竟能不能做到那件事。”

“嘿嘿,沒想到你竟然還是個老神棍。”

李南方稍稍有些驚訝,看似很隨意的問道:“那你給算一卦吧。看看我以後能不能發大財,又是能活多久。”

沈明清卻再次搖頭,坦言道:“我算不出。甚至,我都不能用玄門之術看你的面相。因為我曾經答應那個人,不能擅自觀你面相。要不然,漢城沈傢極有可能就此被滅門的。”

李南方立即追問:“那個人是誰?”

“她是誰?呵呵。”

沈明清忽然笑瞭,很詭異的輕聲說道:“我隻能告訴你,她就在你身邊,就在你身邊那群女人中間。她很喜歡你,為瞭你能去做任何事。但她卻又是殺你的人,命中註——”

李南方打斷瞭他的話:“能不說這些嗎?”

沈明清有些驚訝,嘴巴動瞭幾下,都沒說出話來。

他還真想不到,李南方在有機會知道更多時,卻拒絕聽下去。

“我不是不想聽,隻是想讓你說點有用的。不然,你就再也沒機會說瞭。”

李南方把煙頭在蟒身上掐滅,站起來看著沈明清的雙眼裡,帶著明顯的憐憫之色:“老頭,你真以為我看不出,你現在已經油盡燈枯,現在精神氣十足,其實是回光返照嗎?這都快死的人瞭,就不能吐露點有用的,少在八卦這方面扯淡嗎?”

沈明清花白的眉頭,立即猛地挑瞭下,剛才的氣定神閑不見瞭,臉上的紅光也迅速消失。

李明都看著沈明清,瞪大的眼睛裡全是不信。

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就算是打死他,李明都都不相信,他竟然能用肉眼,看著一個人的生命,正在以流水般的速度消失。

幾乎是眨眼間的工夫,沈明清就從六十歲,活到瞭九十歲。

站,都站不住穩瞭,踉蹌著後退時,右手本能的一甩,希望來維持身體的平衡,卻有個東西,自他右手裡飛瞭出去。

那是一個手機。

致命的手機!

是沈存冒走時留下的。

李南方在看到這個手機的第一眼,就看出它上面裝有自動引爆裝置瞭。

隻要能點下通話鍵,七號房就會立即在轟地一聲巨響中崩塌,讓這邊變成真正的七層地獄。

沈明清要用這東西,來做一件他死後都能瞑目,笑對先祖的大事。

但現在,李南方忽然說破他油盡燈枯的真相,讓自以為能笑對死亡的沈明清,莫名對死亡產生恐懼後,精氣神在迅速衰弱時,不慎把手機甩瞭出去。

手機一飛出去,李南方立即動瞭。

他飛撲向手機的動作,就像鬼魅那樣,在燈光下變成瞭一道幻影。

但卻有隻手,搶先抄住瞭手機。

官路風雲

推荐文章